聯系我們

地址:廣州市番禺區石基鎮金山村華創動漫産業園B10棟
電話:020-23883318
Email: sales@gzsonic.com

工業4.0時代下中國制造將如何演變
發布時間:2015-09-11 18:32:00 點擊:
OFweek工控網訊:不久前,德國總理默克爾還在漢諾威CeBIT展開幕式上繼續不遺余力地向全世界推銷德國制造和“工業4.0”。3月2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又強調要部署加快推進實施“中國制造2025”,實現制造業升級。
  “工業4.0”、“中國制造2025”戰略推進得如火如荼,植根于美國的“工業互聯網”也決心再進一步。“工業互聯網+”的概念最早由通用電氣(GE)于2012年提出,隨後美國五家行業龍頭企業聯手組建了工業互聯網聯盟,將這一概念大力推廣開來。
  近日,在GE的媒體溝通會上,又有消息傳出,爲了應對全球制造業的競爭與發展,美國政府可能會對工業互聯網進行巨額投入。
  制造2025是戰略,不是概念
  “中國制造2025”已上升爲國家戰略高度,“工業4.0”也有德國總理爲其站台。雖然,“工業互聯網”從未被美國政府官方“欽定”爲國家制造業戰略,但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由于其爲美國行業龍頭肯定,因此,“工業互聯網”被認爲是美國制造業發展頗具代表性的戰略。
  “工業互聯網是以信息化手段作支撐,落腳點在資産優化和運營優化,進而帶來成本降低、效率提升和産能轉型。”GE中國軟件業務總經理楊濤解釋道,“‘工業4.0’關注的是生産制造領域,而工業互聯網更關注制造企業的整體生態鏈。”她極力強調了二者不同。
  與此相似的是,“中國制造2025”與“互聯網+”緊密結合的特色以及十大優先發展領域也在被強調:要順應“互聯網+”的發展趨勢,以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爲主線,重點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農業機械裝備等十大領域,強化工業基礎能力,提高工藝水平和産品質量,推進智能制造、綠色制造。
  “工業互聯網”“工業4.0”“中國制造2025”三者有互通之處,即使有些業內人士也難以區分三者的區別,但有一點共識是,它們引領的制造業正處在不斷的競爭和發展中。
  “這是三個國家制造業的三張品牌,各國都想全力打造制造業的品牌。”賽迪智庫互聯網研究所副所長陸峰,對記者道出了三大制造業概念都在被竭力推行的緣由。
  但業內人士指出,三者異曲同工,均強調信息技術和産業生産的結合。在北汽福田汽車生産力研究專家、特級總工程師任起龍看來,三者爭搶制造業的地盤最終也將殊途同歸。
在2014年4月,GE與AT&T、思科、IBM、英特爾等企業在美國波士頓宣布成立工業互聯網聯盟後,楊濤透露,GE今年將參與中國相關工業互聯網行業協會的建立及工業互聯網標准制定工作。
 
任起龍表示,就“工業4.0”戰略的實施而言,繼續保持並不斷強化德國在基礎材料、基礎工藝、基礎裝備、基礎器件、工業軟件、工業電子及交叉融合領域的技術領先優勢,並力圖在虛擬仿真、人工智能、智能工廠、智能産品、信息物理空間(CPS)等新的技術領域搶占先機,占領優勢“地盤”。
  “工業互聯網‘搶地盤’的動機也類似,只是著力點和實現途徑側重點有差異,但最終將趨同。”任起龍說。
  中國制造將如何演變
  中國機械工程學會管理工程分會常務理事金達仁認爲,未來10年,隨著“中國制造2025”強國戰略規劃的實施,我國制造業將發生兩大根本性變化。
  一是將極大地促使我國制造業企業朝著以工業互聯網+信息通信技術和信息集成平台爲基本架構,以智能研發、智能制造、智能管理和智能服務爲核心目標的智能工廠建設方向發展。
  二是將全面推動制造業由生産型制造向生産服務型制造轉變,由低成本競爭優勢向質量效益競爭優勢轉變,由粗放制造向綠色制造轉變,而最重要的是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推進以智能制造爲核心的智能工廠建設,既是全球制造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實現‘中國制造2025’發展目標的主攻方向。政府有關部門應根據各地企業實際情況分類指導,制定差異化推進目標及其相關標准、技術、架構和配套服務體系,不可急功近利。”金達仁建議。
  任起龍也認爲,在將“中國制造2025”上升爲國家戰略高度後,制造業技術創新將在以下幾方面進行:傳統工業在信息化創新環境中,不斷優化創新流程、創新手段和創新模式,在既有的技術路線上不斷演進;新型傳感器、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移動互聯、大數據在信息技術創新體系中不斷演進創新,並爲新技術在其他行業的不斷融合滲透奠定技術基礎;傳統工業與信息技術的融合發展,既包括CPS、智能工廠整體解決方案等一系列綜合集成技術,也包括集成工業軟硬件的各種嵌入式系統、虛擬制造、工業應用電子等單項技術突破。
  不過,金達仁指出,中國制造業智能工廠的建設並非易事,能否順利推進,是否實行跨越式發展,都取決于企業自身主體意識,也都需要時間的保證,不能盲目一哄而上。
  “少數有條件的企業應充分利用兩化融合成果,盡快制定包括企業技改、企業業務體系重組和企業信息集成平台建設爲一體的智能工廠建設總體規劃,目標應明確、量化。”他建議。
 
工業強基是當下之重
  中國制造未來10年趨勢已經勾勒,當下應該如何入手?業內專家指出,強基礎是關鍵。
  相比2010年國務院提出的七大戰略性新興産業,“中國制造2025”規劃則選擇了上述十大領域爲突破口。金達仁認爲,從原先的高端裝備制造業領域分離出來,顯得更爲明確、具體和具有針對性,也更有利于規劃的分解和實施。
  但是,金達仁指出,中國制造業之所以比較落後,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支撐高端裝備制造的基礎零部件、基礎工藝、基礎材料、基礎軟件和基礎管理都比較落後。
  “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中國面臨高端制造業總體水平不足、科技成果轉化不充分、低端産能過剩等突出問題。尤其在自主先進制造技術及應用、自主生産自動化程度與設備可靠度、自主傳感技術及應用、自主高附加值産品等方面,同德國、美國等工業強國差距較大。”任起龍說。
  “這方面我們要實施工業強基工程。”工信部副部長蘇波在3月27日解讀“中國制造2025”時也如是強調。
  近日,在中國汽車産業創新聯合基金座談會上,科技部高新司司長趙玉海對中國汽車研發制造商基礎部件乏力更是深有同感。“中國汽車産銷量世界第一,但核心零部件領域卻幾乎沒有自己原創的東西,基礎研究成爲汽車制造發展的瓶頸。”趙玉海說。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執行副會長陳斌則表示:“許多高端裝備制造領域以市場換技術,能用錢買來的都買來了,而以汽車制造爲代表的制造業關鍵部件、關鍵技術是買不來的,要想發展,就要打破行業界限,注重基礎,抱團發展。”
  “因此,數控系統、通用件、電子元器件和工業軟件等行業首先要加快落實工業強基發展理念,強化創新發展。”金達仁說。

收起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返回頂部
展開
返回頂部